服务热线:+86-0000-96877

站内公告:

诚信为本:市场永远在变,诚信永远不变。
客房展示

GUEST ROOM

欢迎您的到来!

+86-0000-96877
景点新闻
利来w66app下载地址

当前位置: > 利来w66app下载地址 >

李宗伦:俄罗斯各阶层对“俄乌战争”的态度及莫斯科现状

时间:2022/04/13  点击量:

html模版李宗伦:俄罗斯各阶层对“俄乌战争”的态度及莫斯科现状

(原标题:李宗伦:俄罗斯各阶层对“俄乌战争”的态度及莫斯科现状)

【文/李宗伦】

01

莫斯科的平静,

让人不安,令人压抑

近来,俄乌战争胶着,俄军进展缓慢,西方媒体以压倒的优势大肆宣扬俄军的“失败”,美国的经济制裁越来越严厉,大有“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感觉。但面对这一切,俄罗斯人却仍然表现出那种固有的“平静”。走在莫斯科的大街上,根本看不出俄罗斯已进入“战争状态”。春天到了,人们像往常一样除去笨重的冬装,走出户外。特别是3月15日“口罩令”解除后,各种大规模的社交活动开始毫无顾虑地频繁举行。憋了很久了,人们都出来尽情的欢乐一番。我每天上班都要经过国家杜马,联邦委员会和俄罗斯最高检察院三座大楼,这里并没有增哨加岗,戒备森严。商店里食品供应充足,人们上班下班,各忙各的。表面上看,一切平静如常。但这种“平静”,却总让人感到不安。战争的阴霾,给这个不平凡的春天带来巨大的压抑感。“战争何时结束?”是每个人都在问,又都无法回答的问题。这种不平常的“平静”,让人感觉到马上会有“大事”发生。正如电影《南征北战》中的新战士问老兵,怎么还没动静?老兵回答,没动静就是快了。

有关俄乌前线的战况,想必大家从各方面的信息来源都了解了不少,但是俄罗斯国内的情况如何?普京的后院的“反战”之火还在燃烧吗?俄罗斯的“民意”究竟在哪里?老百姓在想什么?下面,就把我在“平静”的外表下观察到的“不平静”,和大家分享,我们共同思考。

02

观察一:

拜登说“实话”,波兰干“实事”,

帮助普京的支持率一路飙升

如果说,有近20万人参加的3月18日“庆祝克里米亚回归8周年大会”,把普京政府的支持率推到70%,那么拜登在欧洲的讲话,直接使普京的支持率飙升到80%以上,直逼2014年克里米亚回归时的人气。我们观察到,自从2月24日俄罗斯对乌克兰的“特别军事行动”以来,面对美欧前所未有军事压力和经济制裁,加之铺天盖地的舆论战的攻击,这个被“文明世界”称为“当代希特勒”、“屠夫”、“正在把俄罗斯带进苦难深渊”的普京,在俄罗斯的支持率,却以每十天上升10个百分点的速度,从60%,到70% ,再到80%一路攀升。这种让西方大惑不解的现象,只能说明他们太不了解俄罗斯人了。用西方的逻辑来理解和判断俄罗斯,那只能是一个错误接一个错误,一个误判接一个误判。俄罗斯人对“纳粹分子”的仇恨是刻在骨子里的,乌东“新纳粹分子”迫害俄罗斯人的法西斯罪行曝光,使这次的“特别军事行动”的“去纳粹化”目标,获得了更多人的支持。

图片来源于网络

最近,拜登在欧洲访问期间,说出了美国真实战略意图:“这场俄乌战争,是文明,民主与专制,独裁的斗争,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拜登一下把这次战争的“实质”和“高度”说的明明白白。一些俄历史的政界人士对拜登言论的解读是,这场战争是冷战时苏联和美国的两大阵营对决的继续。拜登的讲话无形中提高了俄罗斯这个“二流国家”的国际地位,把俄罗斯放在自己同等高度的对立面。使“民族意识”极强的俄罗斯人有很大的“成就感”。他们感觉自己居然又和世界霸主平起平坐了。拜登的另一句话:“上帝啊,不能让这个男人再继续执政了”。在俄罗斯人看来,拜登是把普京等同于萨达姆和卡扎菲了,这无疑引起大多数俄罗斯人的反感甚至愤怒,这使许多本来犹豫、观望的俄罗斯人站到了政府一边。

此外,最近波兰以电视直播的方式砸毁了反法西斯战争烈士纪念碑,而且不顾欧盟和北约的反对,公然亮明了要以“维和”的名义直接派部队到乌克兰参战的立场。波兰这是要和俄罗斯清算历史旧账。甚至,波兰居然提出要俄罗斯归还加里宁格勒并要求俄罗斯退到亚洲部分,发出欧洲各国分割乌拉尔山以西俄罗斯国土的“痴人梦呓”。波兰政府不顾本国也是法西斯的受害者,从“机会主义”的立场出发,利用否定伟大的卫国战争来表明自己的反俄决心,公然为“纳粹”翻案,这恰恰为这次俄罗斯在乌克兰的“特殊军事行动”打了一个大大的“对钩”,使更多的俄罗斯人认为“去纳粹化”是正确的。俄罗斯绝大多数人是绝不允许任何否定反法西斯战争,侮辱卫国战争英雄的行为的。俄罗斯普通民众的觉悟,上升不到国际战略的高度,对自己政府的做法也有这样那样的意见,但是俄罗斯民众的公民意识非常强烈,往往外界压力越大,内部越团结。这次“特别军事行动”进展不顺,俄军有较大伤亡和损失,不少高级将领被杀,西方世界一片“胜利”的欢呼,他们以为俄罗斯人被吓坏了,以为俄罗斯人要“揭竿而起”把那个“不适合再执政的男人”普京推翻了。可事实恰恰相反,根据“列瓦达中心”民调显示,普京的支持率最近已飙升到83%。说是拜登帮助普京提高了支持率,一点也不为过。这就是俄罗斯,这就是俄罗斯人。

2月20日,在波兰华沙,聚集在乌克兰和平示威中的抗议者举着一面巨大的乌克兰国旗。

图片来源于网络

03

观察二:

俄罗斯社会各“阶层”的分析

我们把对于普京的“特别军事行动”的态度分为六种人群,以下是我的观察和分析:

1

第一类人群:

俄罗斯朝野各政党,人民团体,非政府组织

目前为止,没有一个政党和政治团体出来公开反对普京的“特别军事行动”。俄罗斯的官场非常复杂和深不见底,存在派系纷争,盘根错节。普京也不是一个仅代表他个人的纯粹的“总统”,他的背后也有强大的金融集团和政府团队及军队,国安,警察的支持,我们称之为“普京团队”。普京在俄罗斯政治精英中属于“温和派”或称“中间派”,在他的周围有俄共的“左派阵营”,极左的“民族解放战线”,亲西方的“自由派”,还有“建制派”,“保守派”,“激进派”,“极端民族主义派 ”甚至还有要恢复沙俄帝制的“皇俄派”。我们观察到,这次对乌克兰的战争,总体上符合了从极左到极右的各派政治力量的理念和利益,平时在政坛拼杀的你死我活的各派政治力量,这一次达成了空前的统一。最大的反对党“俄罗斯共产党”,这次也与“统一俄罗斯党”摒弃前嫌,空前团结。《卢甘斯克,顿涅茨克两州的“独立”提案》就是俄共首脑久加诺夫提出的。最近,久加诺夫又发表讲话,坚决支持对乌克兰的“特别军事行动”。在国家杜马中占有70%以上席位的俄共和统俄党在俄乌战争对“俄罗斯未来的意义”上有着极高的契合度。联邦委员会主席马特维延科,国家安全委员会副主席梅德韦杰夫都是从圣彼得堡来的“普京团队”的重要人物。虽然与普京的政见不尽相同,但在这次俄乌战争中,两人都和普京站在同一战壕,联邦委员会主席马特维延科还授予普京“境外用兵权”。俄罗斯的政体虽说表面是“三权分治”,但实际是具有俄罗斯“特色”的“三权合治”。也就是说,这次“特别军事行动”是俄罗斯政府的“统一行动”,这正是普京的“底气”所在。

最近,俄罗斯媒体不断发表一些预测俄罗斯战后走向的文章,为俄罗斯对乌“特别军事行动”提供理论支撑。其中有一篇很具代表性,我认为它基本代表了俄罗斯各派政治力量的共同愿景。这篇文章的名字是“未来的俄罗斯-向苏联前进”(Россия будущего - в СССР)。文章认为,“这场战争结束后,不仅不会有前乌克兰,也不会有现在的俄罗斯,而将会打出一个“全新的俄罗斯”,一个不模棱两可的俄罗斯,一个既不是反共分子害怕的,也不是共产党所祈盼的“苏联”(准确的说叫“俄联”),我们将开始建立一个公正,团结,主权的俄罗斯。这是不是就是那个传说中的“新联盟”?我们观察到,“反对美国单极霸权”已成为俄罗斯朝野政党的共识。一向被西方看好,被称为俄罗斯“民主派”、“自由派”的代表人物,所谓“普京潜在的政敌”,被普京解除总理职务的俄罗斯国家安全委员会副主席梅德韦杰夫,这次却是普京的坚决支持者。他在3月24日说,“单极世界已宣告结束,美国不再是世界的主人”。

文章《未来的俄罗斯-向苏联前进(Россия будущего - в СССР)》网页截图

当然这不能算“民意”,应该叫“官意”。美国想利用这次俄乌战争,逼迫普京下台,前几天拜登已经“无意”泄露了天机,说普京“不能再继续执政”。尽管白宫发言人竭力为这个“不在发言稿里的讲话”辩解,说这不代表拜登的本意。但我们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不小心说了实话呢”?在俄罗斯想推翻普京政府只有3种办法:暗杀,军事政变,还有就是宫廷政变。从目前情况看,前两种的可能性几乎为零,第三种,就需要有美国的代理人出现,但是美国暂时还没有在俄罗斯政府高层中找到他们的代理人,尽管他们非常想找到,或者已经开始了行动。

2

第二类人群:

以纳瓦尔内为代表的亲美反俄势力

这个人群是以推翻普京政权,在俄罗斯进行“颜色革命”为目的,彻底投向西方的极右势力。目前,他们的势力还很有限,特别是纳瓦尔内现在监狱服刑,主要是靠他的“未来俄罗斯党”在莫斯科的总部,用互联网的方式向他在俄罗斯60个城市,83个支部发出统一行动指令,在各地搞突袭式的“飞行集会”。3月6日的第二次“反战”大游行,就是纳瓦尔内发动的,其规模比第一次“自发”的反战游行要大很多,而且在俄罗斯十几个城市同时展开。纳瓦尔内的支持者是反对“特别军事行动”的主力,也是普京政府的宿敌。这次,在他的周围又增加了一些俄罗斯的异议人士,金融寡头和他们的子女,以及长期生活国外的俄罗斯富豪等等。这些人就是普京说的“那些在俄罗斯赚钱,精神却不在我们这里的人”。他们自认为是‘高种姓’的西方人,为了自己的利益,连母亲都可以出卖,他们用从俄罗斯挣得钱住在西方,并以此来分裂俄罗斯的社会,不仅仅在地理上,更重要的是在精神上,要我们做西方的奴隶。这些卖身投靠西方的国贼,到头来只会沦为西方主人的‘耗材’”。这次西方对俄罗斯人的“无差别”制裁,许多海外俄罗斯巨富自以为存在西方的“私人财产不受侵犯”,结果却被抢掠一空,让他们损失巨大,尝到了当“耗材”的滋味,不知道他们现在做何感想。这个人群,是西方想推翻普京政府,进行“颜色革命”的“中坚人群”和“依靠力量”。现在,不少“骨干分子”已流亡他国。

3

第三类人群:

知识精英,社会名流,文艺明星

在这次“反战”大军中,知识界,文化界的社会名流是非常突出的。莫斯科大学教授与几百名大学生联名发表“反战声明”。俄罗斯国际关系研究所等学术单位的数位专家学者,也联名发表了反战的《降低俄罗斯与北约在欧洲相对抗风险的声明》。莫斯科大剧院,彼得堡马林斯基剧院等俄罗斯顶级的艺术剧院,许多艺术家辞职抗议当局对乌克兰的“入侵”,以至于许多演出被迫取消。这个人群是属于俄罗斯社会的上流阶层,是俄罗斯的“精英一族”,他们与西方,特别是和欧洲有着密切的往来,有许多俄罗斯音乐家、画家和其他艺术家甚至长期在欧洲生活和工作。他们中不少人是拥有双重国籍的。在“价值观”的取向上比较偏西方。所以俄乌战争爆发后,这些人的第一反应就是“俄罗斯是侵略者”,于是便高举反战大旗。

俄罗斯某大学发布的反战声明网页截图

由于他们的社会影响力和号召力很大,所以赢得了很多人的拥护和追随。现在已有很多俄罗斯艺术明星离开俄罗斯移居到国外。俄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说:“俄罗斯人才济济,个别明星的离开不会影响俄罗斯艺术大国的形象”。俄罗斯“私有制之父”丘拜斯宣布永远离开俄国,这位苏联解体以后的著名“改革家”,恐怕是对俄罗斯的前途彻底失望或害怕自己因“亲西方”受到清算而匆匆离去的,利来娱乐网。看来这些俄罗斯富豪这次再不能脚踩两只船了。对俄罗斯的一些精英,名流和富商的离去,俄罗斯政治评论界人士说,这次战争替俄罗斯来了一次“大清洗”,同时预示着俄罗斯一个全新经济时代的到来。因为世界上不会只有一种经济和社会结构模式,不按美国的来,就一定是死路一条吗?

4

第四类人群:

著名媒体人,国际政治评论家

俄罗斯对乌克兰“特别军事行动”开展以来,特别是俄军进攻受阻,进展缓慢,战事胶着时期,俄罗斯许多媒体人,特别是电视台的著名主持人与政治评论员对乌克兰的“特别军事行动”进行了尖锐的批评。这些人在俄罗斯有着大量的“粉丝群”,有些甚至“家喻户晓”,所以他们的看法在俄罗斯观众的影响不容小觑。尽管俄罗斯政府对传播媒介做了一些控制,尤其是主要针对西方媒体,几乎全部“封杀”,甚至立法对散布虚假新闻和公开要求西方对俄“制裁”者进行刑事指控;但是,这些批评的声音还是通过俄罗斯国内的媒体传了出来。这些批评者很多都曾是普京的好朋友,有几位电视台的著名评论员,克里米亚回归时他们还是力挺普京的。但这次他们也发出了反对的声音,归纳起来有以下几点:

第一,普京对俄乌关系认识是带有很大片面性的,他只是选择性阅读历史书籍,因而得出错误的结论。还有就是受到“大俄罗斯主义”,极端民族主义的影响,因而做出了错误的决定。

第二,克里米亚的“侥幸胜利”,使普京产生轻敌思想。情报的错误(包括西方的假情报)使普京对战局的误判,认为用“闪电战”可以解决乌克兰问题。使战局进退两难。

第三,俄军不可能达到预期的战略目的,“特别军事行动”已经“失败”了。

第四,最好的出路是立刻撤军,找到一个“体面的理由”,有可能保住现有的一些利益。

第五,如果出现不可避免的平民人道主义伤亡,会使中国,印度远离俄罗斯。从此,俄罗斯就会被国际社会抛弃,彻底孤立。

第六,俄罗斯的经济会倒退30年。

第七,他们还是肯定普京在“特别军事行动”前,对俄罗斯有很大贡献,如果马上挽回错误,还来得及。正如前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说,人们会记得你为俄罗斯所做的一切,现在辞职还是“体面”的。

如果这些批评出现在西方媒体上,不足为奇,但在俄罗斯的电视台公开播放,而且俄罗斯的主流媒体也都有这种声音,这就说明这种批评得到了俄罗斯某些高层的“有识之士”的认可,甚至政府某些官员的支持。

5

第五类人群

苏联解体后向往西方生活方式的年轻一代

这个人群是“反战”的主要力量之一,也是对“制裁”最敏感的一代。麦当劳的停业,使许多俄罗斯年轻人感到痛惜和不安。这个第一家闯入俄罗斯的代表“美国生活方式”的企业,曾经使许多俄罗斯人认为自己已进入了资本主义的“美好时代”。那么,麦当劳的关闭,是否预示着“美好时代”的结束,又回到“爷爷时代”贫穷的苏联?如果西方的制裁打破了他们已经习惯了的“现代生活方式”,他们当中的一部分人就会迁怒于政府。西方的网络战,舆论战的主要目标就是这个人群。如果俄罗斯的社会与经济一旦与世界“断网”,这是最容易被煽动起来反对政府的高危人群。虽然近年来,俄罗斯政府的“爱国主义”“民族主义”教育在青少年中起到一些作用,但是大部分青年人是“讲实惠”的,西方意识形态的冲击是难以阻挡的。虽然这次美国对俄罗斯人“无差别”制裁,使许多在美国和欧美国家留学的俄罗斯学生被学校无故开除,这可能会让一些俄罗斯青年猛醒,但也会让另一部分人怨恨政府,认为是政府的错误造成的。普京的民调中,来自18-25岁人群,只有44%的支持率。这类人群是被西方极力争取的。

俄罗斯麦当劳关闭

图片来源于网络

6

第六类人群

普通老百姓

我在俄罗斯有很多朋友,下面是我和他们的聊天记录

1)瓦列里?尼古拉耶维奇。我们工作单位的门卫(五十五岁)

问:你支持政府的“特别军事行动”吗?

答:当然支持。因为那些纳粹分子对乌克兰的俄罗斯人太残忍了,这么多年了,我们受够了。乌克兰是美国控制的国家,对我们俄罗斯人进行压迫,不许说俄语,还杀死那么多无辜的人。应当消灭新纳粹恐怖分子,保护俄罗斯人。

2)阿廖沙,克里米亚人,父母都住在克里米亚。他是圣彼得堡大学的汉语教师,他的一家生活在圣彼得堡。前两年他利用工余时间为中国的旅游团做翻译。属于收入中等的工薪阶层。

问:西方对俄罗斯的制裁,对你的生活有多大影响?

答:我没什么感觉,我现在的生活一切正常。刚开始很紧张,到商店里买了一些食品,衣物,现在看来是多余的,买了一些没用东西,有些食品放不住都坏了。现在一切都好了,除白糖和荞麦略显紧缺外,其他商品都正常。我想告诉你,我的一些移民欧洲的朋友,西方制裁俄罗斯以后,他们的生活受到了很大影响。他现在加一次油要200欧元,而圣彼得堡每公升汽油不到50卢布,加50公升也就不到2500卢布,按今天汇率也就合23欧元。欧洲的朋友说,不但汽油,很多东西都涨价了,生活压力很大

问:你认为俄乌冲突会给俄罗斯经济带来致命的伤害吗?

答:我的答案正好相反。伤害是有的,但我们会把伤害变成机会。美国和西方的大企业撤走了,我们就改变合作方向,不再受西方的控制和干扰,与愿意和我们合作的国家合作。克里米亚回归后,西方已经制裁一次了,结果许多俄罗斯民族企业反倒发展得很好。现在对俄罗斯是个机会,对中国也是个机会,是加强两国贸易,合作共赢的好时机。俄罗斯的企业家已没有其他选择,中国企业家想必也做好了准备,把俄罗斯原来和西方合作的项目变成和中国的合作项目。

问:你们支持政府吗?

答:大部分俄罗斯人支持政府。政治的事情老百姓不去关心,只关心自己能正常生活就行了。我现在一切都好,请你问候中国的朋友们,把我的近况告诉他们。谢谢你的电话。

3)尤利娅?叶申科,我多年好友,文化工作者。

问:西方的制裁对你的生活有什么影响?

答:目前还没有明显的感觉。就是我女儿对麦当劳“情有独钟”,麦当劳关门了,她非常失落,他们年轻人已经习惯的生活方式消失了。她希望麦当劳像他们所说的只是“暂时歇业”,不久制裁结束后,会重新开业。我认为,西方的制裁很快就会波及到俄罗斯的普通人,现在,俄罗斯航空公司谢列缅奇沃机场已经大量裁员,将来在外企工作的许多员工也会失去工作。制裁对俄罗斯是致命的,影响到经济,文化,日常生活各个方面,我们好像要和这个世界脱轨了。不敢想象我们今后几十年的生活。

问:你认为战争何时能结束?

答:我也正想问你。我想战争不会马上结束,会持续很长时间。因为双方都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我们不管谁对谁错。只希望赶快结束战争。

4)我的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朋友。是俄罗斯一家公司的总经理。

问:战争对你的生活有什么影响?

答:我现在最担心的是俄罗斯扩大征兵,听说俄国士兵死了16000人,(这是西方媒体报的,俄罗斯国防部统计是1351人)。我儿子已经18岁,到了被征兵的年龄。我很担心,我希望儿子不要去服兵役。他正在学习中文,我希望他能到中国去学习。

5)我们公司的俄罗斯工作人员。(不愿意透露姓名)

问:你认为战争何时结束?

答:我想,短时间内不会结束。估计10月份停火就不错了,弄不好要三年五年,十年八年也说不准。因为,美国种下了俄罗斯和乌克兰人的仇恨种子。我的一位乌克兰好朋友,经常和我“开玩笑”说:“我特别恨你们这些俄罗斯人”,我感觉到这些玩笑话越来越像真的了。我的另一个朋友,在顿巴斯出生,不太会说乌克兰语。考大学时,考官说,所有的问题必须用乌克兰语回答,而且故意用非常复杂的乌克兰语问题来刁难她,我的朋友失去了上大学的机会。现在,乌克兰人和俄罗斯人的仇恨很深,所以我认为战争不可能短期结束。

问:你们支持政府对乌克兰的“特别军事行动”吗?

答:这个问题很难回答。我们的心情是矛盾的。如果是打“纳粹分子”,我们没有意见。但是在乌克兰很难分清谁是“纳粹”,乌克兰政府里也有“纳粹分子”。可是,发动一场推翻国家政府的战争,不可避免造成大量平民伤亡和沦为难民,这是我们大部分俄罗斯人不愿意看到的,我们会反对政府这样做。

我们观察到,在这个群体中,有一部分人是支持“特别军事行动”的,大多是中老年人。而大部分俄罗斯不愿意涉及有关是否支持或反对政府的话题。他们只有一个愿望,马上结束战争,这应该是俄罗斯的主流民意。但是俄罗斯人的民族主义精神和公民意识很强,要在政府和欧美之间必须“二选一”的话,绝大部分俄罗斯民众还是站在俄罗斯政府一边的。普京现在的高支持率就是因此而来。

04

观察三:

俄罗斯人已经开始隐隐感觉

到美国和西方制裁的“阵痛”

俄乌战争以来美国和西方“核弹级”的制裁,狂风暴雨般的不留死角的向俄罗斯人倾泻而来。刚开始还没有什么感觉,最近“淡定”的俄罗斯人有些感觉了。

1)商店里买不到白糖了。

我在我家附近的几家超市,看到其他商品还都有,就是没有白糖和荞麦了,原因是害怕涨价被抢购一空了。上次克里米亚回归,就是白糖和荞麦首先告罄。俄罗斯对白糖的需求量极大,而荞麦就像中国的大米。

2)许多俄罗斯人失业了。

许多外企选择制裁俄罗斯而停业,俄罗斯的大型国企也因为外来巨大的经济压力而不得不裁员,莫斯科谢列缅奇沃国际机场将近一半员工失去工作,俄罗斯劳动和社会保障部统计,三月下旬将裁员5.9万人。如果制裁继续或再加码,这种情况可能会更糟。

3)由于通过Apple Pay和Google Pay用 Visa 和Mastercard银行卡支付受阻,除了造成诸如地铁站进站闸卡的拥堵之外,更重要的是人们担心个人财产受到金融制裁的损失,现金交易量大幅度提升。距俄罗斯储蓄银行的统计,3月份以来,民众对现金的需求平均上涨了65%左右。老百姓对自己个人资产的担忧已经开始显现。

4)美元兑换卢布的汇率已回落到1美元 : 77卢布。接近制裁前的1美元 :75卢布。这个结果相当令人吃惊。看来普京政府的“金融反制”有了明显效果。这对俄罗斯企业和国际贸易从业者是个好消息。在俄经商的华人也看到了一丝希望。

5)西方制裁对文化,艺术,互联网,交通,以及房地产等方面的波及和影响,也在逐渐使俄罗斯人感到不安。特别是对俄罗斯引为自豪的文化艺术,受到西方的全面封杀和制裁,俄罗斯人认为,这是要从根本上上摧毁俄罗斯。这将比经济制裁更可怕。

我在俄罗斯经历了美国和西方对俄的多次制裁,这次是最全面,最猛烈的。虽然俄罗斯人已经对制裁有了“抗体”,但还是感到了一些疼痛。现在的感觉还不太明显,如果战争陷入泥潭,这种制裁会长期化,这对俄罗斯的经济和老百姓的生活将产生更大影响,对年轻一代的影响会更明显。

05

观察四:等待与希望

3月23日,我应朋友之邀,观看一个“契诃夫之夜”的戏剧演出。我乘坐地铁在“基辅”地铁站下车,这是莫斯科地铁非常有名的大站,而且是3号线和环线的交汇处。这个站我来过无数次,但这次却有种异样的感觉。我特意在站里面多呆了一会儿,看到精美的乌克兰风格的装饰,还有表现俄乌两国人民友谊共建美好家园的马赛克画,但是,满脑子都是俄乌战争的悲惨画面。出了地铁,就是“基辅火车站”,这个以乌克兰首都基辅为终端的铁路干线,原来是俄罗斯最为繁忙的运输大动脉,因此,这个火车站是莫斯科9个火车站中最大最壮观,最豪华的。如今,已有8年没有开往基辅的火车了,冷冷清清,门可罗雀。我想起在克里米亚,有一条从基辅延伸过来的铁路,也已是荒草丛生,锈迹斑斑。再往前,就是我要去的目的地??乌克兰饭店。

这一路上全是“乌克兰元素”,有乌克兰的雕塑,绘画,建筑,“奥德萨”咖啡厅……我平常来这里,总要在半路上的星巴克咖啡或麦当劳小坐一会儿,但现在都已关门。我特别注意了一下,“奥德萨”咖啡厅还开着,而且里面好像有人包场,喧闹之声不断。走进乌克兰大饭店,这个莫斯科河畔著名的“七姐妹”建筑之一的饭店,以它的雄伟、豪华和鲜明的乌克兰民族风格及饭店里的油画和雕塑见证着俄乌两大民族的友谊。乌克兰教育家,思想家舍普琴科的雕像,面对莫斯科河,衣服随风飘动。面对眼前这一切,想起正在战场上的同根兄弟,不免心情沉重。突然,这一切被我的朋友,这次“契诃夫之夜”戏剧演出的导演雅娜欢快的问候给打断了。她热情地把我带到演出场地,乌克兰饭店所属一艘豪华的游轮上,给我找了一个靠窗的座位。不久,穿着豪华的客人坐满了餐桌,大约一百多人。服务员开始忙碌起来,考究的“契诃夫”戏剧中的四道式俄式大餐陆陆续续端上餐桌。游轮开动了,莫斯科河周边镶嵌着灯光的建筑物一座座慢慢地从舷窗移过,船舱内,演员身着契诃夫戏剧人物的服装,与游客零距离表演着契诃夫戏剧的片段,观众也都参与其中,船舱内欢歌笑语,推杯换盏。两小时的表演,大家余兴未尽,自娱自乐,跳舞到入夜。这是俄乌战争交战国一方的俄罗斯吗?对“疫情”的无视也就罢了,可这是“战争”啊,而且是在以敌对国命名的“乌克兰大饭店”所属的游轮上。要是俄罗斯人像美国那样无差别“制裁”乌克兰,这个大饭店早就被封门了。

可见,俄罗斯人并没有把乌克兰当敌人。这就是俄罗斯人,不管发生了天大的事,酒照喝,舞照跳,享受贵族式的艺术沙龙的气氛,观看着高雅的戏剧演出,仿佛此时此刻什么事也没发生。这不禁使我想到,十月革命时,一边是攻打冬宫,一边是大剧院上演“天鹅湖”,一位穿皮夹克的“政委”打断了演出,宣告革命的胜利,然后对指挥说:“请继续”。

在俄罗斯,没有人公开谈论战争,虽然各种“不对称”的信息到处都是,但没有人因观点不同而相互争吵和谩骂,没有因意见相左而反目成仇,也没有那么多自媒体出来滔滔不绝地分析和点评,更没有因为对战争的看法不同造成民族的分裂。俄罗斯人不是对这场战争漠不关心,而是用自己的行动投了票。有人在记者街头采访时表达了对政府的支持和对美国的厌恶,有人选择了街头抗议,参加“反战”游行,有人在电视直播中亮出了反战标语,有人在地铁站打出“你要反对战争,就请抱我一下”的牌子(Обними если против войны!)有人对国家失望而远走他乡,还有人参加了体育场的集会,表示对政府的支持……但绝大多数的俄罗斯人表示了沉默。莫斯科的黎明静悄悄,人民在可怕的平静中等待,那个将要发生的“大事”是什么?在“战争与和平”的煎熬中,俄罗斯人的心情是复杂的,矛盾的。他们在等待,希望得到战争结束的好消息。至于谁对谁错已不再重要,他们只是希望早日“和平”。当然作为“公民意识”很强的俄罗斯人,他们更希望这个“和平”建立在俄罗斯赢得胜利的基础上。

你要反对战争,就请抱我一下(Обними если против войны!)相关视频截图

借用“基督山恩仇记”的一句话,俄罗斯民众正在沉默和平静中“等待与希望”。

首页 | 利来w66app下载地址 | 利来线上开户AG发财网指导 |

+86-0000-96877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地址: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振业大厦6楼103室电话:+86-522-96877手机:+86-566-96877

技术支持:凯发娱乐传媒ICP备案编号: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